2018年10月24日 星期三
当前位置:首页>>水文文化

不严不成器

——论良好家教家风的养成

发布时间:2017-08-29 10:15 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陈雯雯 编辑:州水文局

小乔是我大学同学,因为比我大一点点,所以我总爱叫她乔姐。

  我们总说她爸妈给她的名字取的好,跟三国里的美女同名,她抿嘴一笑,也不说话,眼睛弯成两汪粼粼的湖水。小乔的长相其实算不上大美女,眼睛不算大,鼻梁也不够挺,白皙的皮肤上还长着几颗调皮的小雀斑。爱笑,但笑起来很秀气,说话声音很温柔,甜而不糯。

  我们班所有的人都很喜欢她,因为她从骨子是那种为他人着想的人。

  小乔总是宿舍里起来最早的那个,轻手轻脚得爬下床,不开大灯,只是拧开桌上的台灯,调到最柔和的光度。她的洗漱悄无声息,她的床位是靠近寝室的大门的,每次出门的时候,她会把鞋子提到门外,换好之后再带上门,以免鞋子走路太响而吵到我们。

  往往我们起床的闹钟响的时候,她已经买好早餐,提好热水回来了,放在我们桌上以后,她会轻轻地说,"好啦好啦,要起床啦,上课上课啦"。冬天的早自习简直是这个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,我穿着厚厚的羽绒服,走在蒙蒙亮的校园里,衣服太厚,抬起胳膊都要很费力,但我啃包子依旧很卖力,吃着热腾腾的鲜肉大包的时候,我总觉得乔姐美的跟天使一样。

  乔姐温柔,但却没有娇气的感觉。每次寝室换水需要把桶搬上四楼,别的小姑娘都施施然的在楼下等着男同学帮忙。乔姐撸起袖子就直接往楼上搬,搬一截休息一截,往往到四楼的时候都累的满头大汗了。第一次看到她搬上来的时候,我们所有人都震惊了,问她为什么没不找人帮忙,她却笑着说,哎呀,没事没事,小事小事。自己能做的事情就不麻烦别人啦。

  乔姐没跟谁红过脸。同学四年,我几乎都没听她大声跟谁说过话。很多时候,她都没有什么特别的意见。吃什么去哪里哪里玩,她都很随意我们,只要我们说好,她就笑笑跟我们一起。吃火锅的时候总为我们细心的洗干净碗筷,她总坐在桌子的最外面,一旦我们有什么需求,她就立刻站起来说,我来我来。

  乔姐待人和善,好说话,可有些事情也很倔强。小组作业,四个人一组完成作品,有的时候想偷个懒,等她们完成之后,直接加个我的名字。往往想法刚一说出来,乔姐就斩钉截铁的拒绝了。我总觉得这些事情她有些小气,过于较真。乔姐却说:"有的懒可以偷,有的小聪明可以钻,但是学习的事情必须一步一个脚印,这是对自己负责,也是对别人的尊重。一个名字是小事,可是有些事情就是绝对的不可以做,不严不成器。原则问题,没得商量。"这个时候的乔姐总让我觉得不近人情,可是那磅礴的气势压的我一句嘀咕都不敢有,只得打起精神硬着头皮把偷懒的念头从脑海里驱逐掉。大学四年,真的是在乔姐监督下,勤勤恳恳的没有机会钻一丝偷懒的空子。

  她身上我总是觉得有很多的闪光点,温柔大方、善解人意、坚定正直,待人和善。我总在想,到底是什么样的家庭才能培养出德行这么优秀的女儿。

  那年暑假,乔姐邀请我去她家里玩。乔姐的家在荆州下属的一个县城里。我坐完火车转汽车,到了县城以后,乔姐和她哥哥开着车来接我,然后一路又行了二十公里才来到她家的小镇上。

  一进门就是敞亮的大厅,摆了张桌子。乔姐的母亲很热情,一见我进门,她妈妈就热络地给我倒水,端了一大盘水果出来,水果都细心的已经洗干净切成小块。拉着我坐下以后,又忙不迭的张罗着给我装瓜子花生。直到确定我嘴里手里都满了这才停下来。

  我仔细打量了乔姐的母亲,最普通的长相,头发挽成一个髻牢牢固定住,干练又精神。肤色偏小麦色,一看就是因为常年的劳作。阿姨的手有些粗糙,捉着我的手的时候有厚厚的老茧。阿姨笑起来眼睛很亮,跟乔姐一样亮。她关心的问我一路上的情况,我都一一回答,她点点头说:"好好好,在这里来了就多玩几天,玩开心。"

  安排好我之后,她就又像个陀螺一样转起来了,她去厨房说要给我做顿好吃的。乔姐给我打开电视,让我自己玩会儿,也跟进了厨房里给她妈妈帮忙。我记得乔姐说过,她是不会做饭的,所以进了厨房也是给阿姨打打下手,帮忙摘菜洗菜什么的。看着乔姐在厨房忙前忙后的身影,我不禁一阵汗颜。在家里的我从来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,总觉得做饭的事情跟我没啥关系。一回到家就往沙发上一躺,心安理得地想着反正也不会做饭,帮不上什么忙,自己玩着手机,等着妈妈把饭做好,倒真的没想着进厨房帮着搭把手。

  吃饭的时候见到乔姐的父亲了,他父亲看上去比较严肃,不大说话,同桌吃饭的还有个小男孩儿,乔姐说这是她的堂弟。小孩儿四五岁的样子,拿筷子的手还不是很熟练,夹菜的时候颤颤巍巍的。太远的盘子总要站起来才够的着。乔姐父亲沉着脸,说:"吃饭要有吃饭的样子!坐直了,把碗端起来,手扶着。"小男儿赶紧端起碗。我也下意识地挺直了腰,赶紧拿出左手端住了碗。"夹菜的时候碗要接着""别人在夹菜你不能越过别人的手臂""看中哪个就夹哪个,不要在盘子里翻来翻去的""把碗里的饭吃干净再放筷子"……我的目光在乔姐和她父亲的身上来回转悠,乔姐仿佛习以为常,安安静静地吃着饭,我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吃完了这顿饭。

  晚上我问乔姐,说她家吃饭都这么严肃吗,乔姐莞尔一笑说:"习惯了也就好了,我爸说不严不成器。"

  在乔姐家玩的几天,我感受到了她妈妈有多么的真诚热情,同时也感受到了她父亲有多么的严肃板正。我好像突然明白我乔姐身上的气质是怎么培养出来的了,有着父母的言传身教,乔姐继承了母亲的善良温柔,同时也秉承了父亲的正直坚强。乔姐的父母没有教给乔姐什么大道理,只是从小事一点点的规正。

  家教这个事情其实并没有固定的条条框框,并不是列出详细几百条,以定性的形式灌输进脑子里。行为的力量大于语言的力量,一位自己都不守时守信的父亲,怎么可能教导出一诺千金的子女。父母是孩子接触最多也是对孩子影响最大最深远的人,很有可能父母的一句话会影响孩子一辈子。

  父母应该明白自我定位,清楚树立榜样的力量。树立端正的家风家教,继承优秀的家规和家训,是值得弘扬的民族文化。优良的家教,是一种润物细无声的教诲。家风家教是一个家庭最宝贵的精神财富,它影响到每一个家庭成员,惠泽于家庭的成员;家风家教也是一个家庭的魂魄所在,支撑着家庭的进步与发展。每一个拥有良好家风的家庭更是组成了我们民族的灵魂,是支撑中华民族生生不息,薪火相传的重要精神力量。


责任编辑:州水文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