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年10月28日 星期三 ℃ - ℃
当前位置:首页>>水文文化

岂曰无衣?与子同袍

发布时间:2020-08-13 15:30 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朱宇 编辑:州水文局

7月26日凌晨,睡梦中的我被一阵雨声惊醒,迷迷糊糊中瞥见手机显示着时间,已是五点有余。睡意并未退去,正想再睡,吴站长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使得我完全清醒,起床的功夫吴站长大致说了下现况,现在雨势很大、水位可能上涨,马上做好测流准备。

来不及洗漱,简单查看了当前的水雨情,准备好相关仪器和纸笔,来到门外,暴雨如注,没有犹豫便和吴站长冲进雨中,来到下游五百余米处的七里坪大桥开展水文测验工作,而另一位同事周凌云便留守在水文站,报送实时水位。

在七里坪大桥上看向河中,恶浪翻滚,来不及多想,吴站长拿着雷达枪开始测量,我在一旁拿着纸笔记录。天空中的乌云黑压压的,雨势很大,丝毫没有减缓的趋势,虽然都打着伞,但两人的衣服已是完全湿透,大雨伴随着大风袭来,本属炎热的七月份,我竟感觉有些冷得刺骨。水势依然凶猛,水位直逼大桥路面,偶尔瞥见半米粗的整棵大树从河中冲下来,看得竟有些头晕目眩,在心里一直在劝自己要淡定要淡定。

测完这第一份测流后,和吴站长在大桥旁的一处屋檐下避雨暂作休整,因为雨势过猛,纸张上记录的原始数据被雨水侵泡后有些模糊,我擦干纸张上的水渍将暂作记录的纸张放回车上,想着用手机来做原始数据的记录会更便捷。旁边吴站长的手机一直在响个不停,州局和建始县防汛指挥部的领导询问水雨情情况,同时向建始县防汛办汇报实时数据和当前的工作状态。周围的老百姓看我们全身湿透,仍在坚持工作,拿来餐巾纸和水给我们,甚至帮我们打伞,感动不已。

大雨依旧没有减弱的趋势,水位上涨也很猛烈。经和坐守水位台的周凌云沟通,现在水位已逼近自记水位计最高量程,吴站长紧急决定在基本断面加装临时水尺,以备不时之需。来不及喘口气,我又和吴站长来到大桥上开始测验工作。测完一份暂作休息又投入到下一次的测验工作,如此反复好几个小时。

十点有余,州局勘测科张科长一行五人应急支援队伍赶到,在桥上瞥见汉兰达停在身后时,顿觉心里一阵踏实感,第一批援军到达。吴站长与张科长稍做安排,便径直同赴建始县应急抢险指挥部,参与指挥部统一调度,坐镇指挥。我与其他监测队员继续值守测验工作。

十一点二十分,水位已达到突破历史的560.70米,我和李畅丝毫不敢松懈,继续开展测验工作,年轻同事朱芊瑞也在一旁帮忙。随后,在后方分析计算的王毅传来消息,洪峰已经测到,但我们仍需坚守测验。

趁着测流的休息间隙,翻看了一下新闻,新闻满是建始受灾的图片、亦或是视频,城市内涝、山体滑坡、车辆被毁、房屋倒塌,看起来触目惊心,体会到古人在造“洪水猛兽”一词时的用意。微信上也是收到了来自各方的关怀,给了我很大的鼓舞。

直至下午,天气逐渐好转,乌云也散去,太阳也露出了脸庞。进入水文工作三年有余,尤其喜爱如此的雨后天晴,趁着工作间隙,偷拍下了此刻的场景。但水位尚未完全退去,我们仍在坚守中。

27日下午,在经历了两天一夜的战斗后,洪水逐渐退去,终是坚守成功、战胜了洪水猛兽。成功的为此次建始超历史洪水承担起哨兵的责任,为防汛指挥部的决策提供了有力依据,留下了宝贵的水文资料。

稍作休整,省水文应急中心与宜昌水文局支援队伍也于27日下午抵达建始。往后的两整天,冒着烈日与支援队伍又开展了洪痕调查,为后续洪水调查工作的开展提供重要依据。看着头顶的烈日,才体会到”水深火热”一词的内涵,皮肤也被晒伤,疼痛不已。

暴雨洪水之后,一切恢复平静。历经此次超百年一遇的洪水,不仅仅是丰富了自己的业务知识,一生中能有这么一段的经历,也足以深刻。后续工作也相继展开,偶尔闲暇之余沿着河边散步,脑海里总会想起《秦风 无衣》中的诗词“岂曰无衣?与子同袍……”

责任编辑:州水文局